少輔院的悲歌唱給誰聽

向下

少輔院的悲歌唱給誰聽

發表 由 福哥 于 周四 10月 26, 2017 9:15 pm

(蘋果日報)2015年06月08日12:19
[您必需注冊登錄才能查看本鏈接。]
感化少年勝利了,他們贏得了不再被管教,被拘束和糾正。
作者:時越(筆者任職於彰化少年輔育院)
近日新聞媒體大篇幅報導彰化少年輔育院動用私刑以「曬豬肉」方式對付收容少年,日前少輔院院長因此遭彈劾。或許,從圍牆外的角度來看院方此動作看似失當,其實,在圍牆內的真實情形又是如何呢?
身為少輔院的成員,我不是收容少年,而是一位管教人員。你們能想像這些受感化少年在裡面的情景嗎?我只記得那天當這群少年得知院方人員被約談及面臨彈劾時,他們振臂歡呼的神情,當天晚上甚至在舍房裡串連跳起波浪舞,歡聲雷動。感化少年勝利了,他們贏得了不再被管教,被拘束和糾正。而輸家除了是院方及矯正體制,還有整個社會。
社會期待我們能藉由感化教育讓這群少年矯正不良習性,促其改過自新,適應社會生活。我要說,對不起,我們失敗了。現今這群感化少年在少輔院內打鬧、與管教人員對立、不尊重,在舍房內甚至大聲咆嘯聲此起彼落,踢舍房門。而管教人員能做的,只能放任他們為所欲為。因為,監察委員認定管教人員對不服從管教之少年施用手銬戒具就是「凌虐」少年。
如今,管教人員只能透過討好這群少年才能獲得一夜的平靜不鬧房,在舍房內少年吆喝著要管教人員拿藥、傳遞東西、倒開水等等,我們這些管教人員儼然變成了少年的服務生,只要稍有不順少年的意,他們就會大聲辱罵甚至搖房暴動。我不禁想問,這就是我們強調少年要用「愛的教育」以獎勵代替處罰所得到的結果嗎?面對這群因多次犯罪才被判感化教育的少年,如果能透過輔導愛的教育,他們就全盤聽進去的話,又怎會一而再、再而三的犯罪而進來矯正體系呢?如今,我們已失去了矯正少年的最後一道防線,沒有紀律、沒有規範,只能用言語勸說。
試問當這群少年離開少輔院回到這個社會時,能期待他改過自新,還是變得更加暴戾之氣,讓更多人和家庭受害呢?無法再盡到管教矯正之責的管教人員,只能紛紛選擇離開,調到其他機關,逃離這每天都要與少年對抗、被踐踏尊嚴的地方。
對於這群已失控的感化少年,到底是勝利了,還是悲歌的開始?

《即時論壇》徵稿
avatar
福哥
Admin

文章數 : 846
注冊日期 : 2015-06-17

http://jail.666forum.com

回頂端 向下

回頂端


 
這個論壇的權限:
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